我要參展

“關(guān)注全球減貧 聚焦鄉村振興”云上丹寨全國攝影大展入展作品

作者:影像中國網(wǎng)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-06-12 22:01:51 來(lái)源:影像中國網(wǎng) 【原創(chuàng )】 編輯:影像中國網(wǎng)

分享:

【允許轉載,轉載時(shí)請標注來(lái)源和作者】

查看大圖

(環(huán)境空間)張建林+音符

(環(huán)境空間)楊亞軍+古法造紙——石橋村人民為人類(lèi)保存一份物質(zhì)文化財富的遺存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楊年春+萬(wàn)達小鎮夜色

(環(huán)境空間)熊偉+云上攬覓

(環(huán)境空間)肖宏實(shí)+不一樣的丹寨長(cháng)桌宴

(環(huán)境空間)向時(shí)芬+柯?tīng)柨俗蚊袼状?/p>

(環(huán)境空間)童學(xué)香+陽(yáng)光照丹寨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沈海松+魅力丹寨

(環(huán)境空間)苗西明+舞動(dòng)銅鼓

(環(huán)境空間)梅英+丹寨杜鵑紅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馬偉文+動(dòng)車(chē)過(guò)新村

(環(huán)境空間)盧有飛+魅力龍泉

(環(huán)境空間)劉玉龍+高要梯田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勇士+壯鄉新貌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山湖+瑤鄉能源新天地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富旺+光伏夢(mèng)想

(環(huán)境空間)賀敬華+秋收的旋律

(環(huán)境空間)何志剛+眾人合力建新房+在黨的號召下,農民實(shí)現了脫貧致富,家家都建新房過(guò)上了好日子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郭中民+治沙祁連山

(環(huán)境空間)郭江濤 +悠悠龍舟門(mén)前過(guò)

(環(huán)境空間)郭晨曦+草原牧場(chǎng)

(環(huán)境空間)傅念+致富路

(環(huán)境空間)樊豹聲+云上丹寨賽瑤池——雨后丹寨白云漫繞,勝似天上瑤池,美侖美奐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丁嘉一+建新居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秀玲+南國橘海勝雪鄉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錫萍+帕米爾高原新居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文明+香之意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茜遙+茶?;ㄌ?/p>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廣程+最美致富路

(環(huán)境空間)鄒滿(mǎn)如+打通最后一公里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碧鑫+曬谷

(環(huán)境空間)張煒+家園盛事+張煒

(環(huán)境空間)柴保輝+美麗鄉村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曾錦文+云上新寨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曾華榮+古村夜色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禮鵬+鄉村有戲

(環(huán)境空間)賓綠濤+留守兒童的快樂(lè )時(shí)光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左雪蘭+《黃土地上的脫貧故事》——黃土高原的東南塬,土地貧瘠的,干旱缺水,生存自然條件差,大多數村民以農耕的方式默默無(wú)聞地與命運爭著(zhù),篤守著(zhù)心中的信念和信仰,勇敢地張揚著(zhù)的頑強的生命,由于缺水,為改善生存條件,近年來(lái)政府采取了移民搬遷的措施,把一些農戶(hù)遷到了水資源條件較豐富的地區,尤其精準扶貧后村民基本從土窯洞搬遷新建小康屋居住,大多數村民已擺脫貧窮。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12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11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10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9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8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7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6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5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4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3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2)

(人物肖像)張緒棟+《村小》 (1)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尹永宏+不應回歸的遷徙——烏蒙山位于滇東高原北部和貴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?及北盤(pán)江?分水嶺。地處烏蒙腹地的國家級貧困縣會(huì )澤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發(fā)。人們一直過(guò)著(zhù)“通訊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傳統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棲,良居擇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為解決“一方水土養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實(shí)際困難,會(huì )澤縣作出“引導十萬(wàn)人進(jìn)城,再建一座會(huì )澤新城”的決策,計劃用兩年時(shí)間,引導10萬(wàn)貧困山區群眾搬進(jìn)縣城安置。2019年1月29日,首批三個(gè)整組搬遷的村小組進(jìn)城的一期搬遷項目啟動(dòng),近千人滿(mǎn)懷憧憬地搬進(jìn)了縣城新家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志愿者跟小朋友在脫貧后的新居貼窗花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銀河下的光伏發(fā)電站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一條由安徽省電力公司修建的扶貧愛(ài)心之路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星空下的光伏發(fā)電板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夕陽(yáng)下的光伏發(fā)電站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脫貧后的村民喜迎新年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寂靜的山村茶葉加工廠(chǎng)透著(zhù)暖暖燈光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國網(wǎng)安徽省電力公司員工為大山深處村民搬運準備安裝的光伏板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村民余弟太說(shuō):現在村里電力可靠了,晚上加工茶葉用電動(dòng)設備比以前方便也提高了效益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村民晏紹賢為東北客戶(hù)加工山里的野茶葉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朝陽(yáng)下的金剛臺村集體光伏發(fā)電站

(環(huán)境空間)王文+大別山:云頂山鄉,陽(yáng)光帶來(lái)新希望——380米高空俯瞰全長(cháng)4.1千米的金剛臺村連接村外的一條主干道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5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4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3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2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1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0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9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8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7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6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5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4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3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2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人物肖像)唐明珍+《艱難與微笑》 (1)2015年8月16日至2015年9月17日,拍攝于福建省三明市。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邊緣,還有這么一個(gè)人群——他們來(lái)自邊遠貧困的云南、四川、貴州山區,其中大多數是彝族人。他們從事著(zhù)最容易被大家遺忘甚至從不會(huì )讓人想起的工作:垃圾分類(lèi)清理回收。最?lèi)毫拥沫h(huán)境里,在最艱難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他們同樣滿(mǎn)懷著(zhù)普普通通人一樣的生活希望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沙仲華+滿(mǎn)載彝農希望的扶貧列車(chē)——在成昆鐵路線(xiàn)四川境內,5633/5634次綠皮列車(chē)自1970年7月1日運行以來(lái)已整49年。這趟列車(chē)自攀枝花站到普雄站共353公里,???6個(gè)車(chē)站,全程票價(jià)25.5元,最低票價(jià)2元。24年來(lái)票價(jià)沒(méi)有更改過(guò)。為保障彝農的農副產(chǎn)品運輸方便和沿線(xiàn)彝族學(xué)生上學(xué)讀書(shū)的交通往返,這趟列車(chē)票價(jià)低,站站停,速度慢,鐵路部門(mén)不僅工作量大,還承擔著(zhù)大量的運行虧損。彝族群眾贊這趟列車(chē)是精準扶貧的致富列車(chē),彝族學(xué)子們贊這趟列車(chē)是實(shí)現夢(mèng)想的希望列車(chē)。2019年5月拍攝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黎永紅+《美麗的石板沙》石板沙是一個(gè)傳統的水上人家聚居的村落,位于廣東省江門(mén)市新會(huì )區睦洲鎮,有著(zhù)二百多年人居的疍家漁村歷史,一直保留著(zhù)包括建筑、飲食、民俗、農諺、歌謠、耕技、捕撈等獨具地方特色的漁耕文化。憑借其獨特的離島位置和特色飲食,近年來(lái)政府大力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,加大發(fā)展鄉村旅游示范村建設,在充分保留原有生態(tài)和文化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基礎配套設施,打造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等,增加了鄉村旅游的文化資源,石板沙已成為江門(mén)市最美的旅游鄉村之一。散落在村內的特色鄉村壁畫(huà),吸引眾多游客駐足觀(guān)賞,成為一道體驗鄉村旅游的亮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已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又一途徑。該組照拍攝于石板沙疍家風(fēng)情特色街內壁畫(huà)景點(diǎn),展現了獨特美麗的鄉村文化,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了實(shí)施鄉村振興戰略、大力發(fā)展鄉村旅游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曠惠民+鄉村旅游促發(fā)展——岜沙四季——岜沙村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丙妹鎮西南部,距離從江縣城7.5公里,由大寨、宰戈新寨等五個(gè)自然寨組成,是一個(gè)純苗族聚居村寨。近年來(lái),岜沙村實(shí)施“五個(gè)一批”和“六個(gè)精準”發(fā)展鄉村旅游經(jīng)濟,助推村民解困脫貧。2018年岜沙村有131戶(hù)650人貧困人口實(shí)現脫貧,貧困發(fā)生率下降至2.73%。岜沙村擁有良好的自然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獨特的原生態(tài)苗族文化習俗、保留著(zhù)古老的苗族服飾和傳統的節慶活動(dòng),以及神秘的“成人禮”、“樹(shù)葬文化”等,被外界譽(yù)為“槍手部落”和苗族文化“活化石”。2015年,岜沙村被國家旅游局授予“中國鄉村旅游模范村”。從江縣充分利用岜沙村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和獨特的民族文化資源,積極推進(jìn)“旅游扶貧”事業(yè)發(fā)展,2017年又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據統計,2017年岜沙苗寨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180多萬(wàn)人次,帶動(dòng)了從江縣整體旅游發(fā)展,實(shí)現綜合收入達到12.72億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人物肖像)姜豪+來(lái)自5100公里和海拔4700米的愛(ài)——5100公里,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盆吉鄉與浙江金華的距離,4700米,是這所學(xué)校地理海拔高度。這次公益扶貧,援建了33臺電腦及2.2噸愛(ài)心物資,電腦教室所在地海拔3850米,位于珠穆朗瑪峰腳下,是當時(shí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間電教室?!皭?ài)回西藏”是一項民間公益項目,5年多來(lái)共向西藏貧困地區捐款捐物累計150余萬(wàn)元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江河+皖南山區的小村落——農村公路正在成為安徽省新一輪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點(diǎn)。依靠完善便利的道路設施,發(fā)展旅游觀(guān)光,茶葉農產(chǎn)品為主的產(chǎn)業(yè)精準扶貧,使得大批山區里村落縣城脫貧致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黃躍+開(kāi)向致富的“慢火車(chē)——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(chē),是沒(méi)有空調、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沒(méi)有臥鋪的“慢火車(chē)”,也是目前成昆線(xiàn)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(chē)之一,自1970年7月成昆鐵路開(kāi)通后,已運營(yíng)近半個(gè)世紀。它沒(méi)有餐車(chē)、臥鋪,也沒(méi)有空調,運載著(zhù)沿線(xiàn)的彝族群眾,在貧困的大涼山地區穿山越嶺,成為當地不可或缺的交通生命線(xiàn)。它在途經(jīng)地處烏蒙山連片特困區的涼山喜德、越西縣時(shí),幾乎每隔10分鐘就停一站。它像公交車(chē)一樣,成為當地貧困山區群眾經(jīng)商購物、求學(xué)求醫、走親訪(fǎng)友的便民車(chē)。這樣的火車(chē),最低票價(jià)僅為2元,22年未漲價(jià)??紤]到貧困山區群眾出行不便,列車(chē)特允許乘客攜帶家畜,但應拴放在指定的行李車(chē)廂。每節車(chē)廂在一端拆除一定數量的座椅,作為大件行李車(chē)?!奥疖?chē)”的第一節或最后一節車(chē)廂已改裝為行李車(chē),這是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放村民攜帶的雞、鴨、鵝、豬、羊等活物。由于西昌和普雄間沒(méi)有班車(chē),票價(jià)低廉的慢火車(chē),成了他們最便捷的出行方式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洪漢清+ 黔東南——插秧的季節——每年小滿(mǎn)時(shí)節,是貴州黔東南從江縣苗鄉侗寨最繁忙的日子,因為又到了一年的插秧季節。耙田、插秧,田間一片繁忙景象。秧苗已孕育好,插秧開(kāi)始了,翻過(guò)兩三遍的水田里,倒映著(zhù)插秧人的影子,身著(zhù)鮮艷的民族服飾的苗寨侗族同胞們帶著(zhù)斗笠,卷著(zhù)褲腿站在剛能淹沒(méi)小腿肚的水田里,不深不淺的插著(zhù)秧苗。身后的寨子和大山相互呼應,形成一幅充滿(mǎn)鄉土氣息的山水畫(huà)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杰+告別溜索村——云貴兩省交界的牛欄江大峽谷大巖山谷底,南岸是貴州省威寧縣海拉鎮花果村大石頭組,北岸是云南省會(huì )澤縣火紅鄉耳子山村槽槽組。兩個(gè)自然村里都是建在峭壁之下的斜坡面上,隔著(zhù)牛欄江,牛欄江之上,有兩條百米溜索將兩岸連接起來(lái)。 大石頭組至今不通公路,通向外界有兩個(gè)途徑,一個(gè)就是徒步從峽谷底部攀登大巖山到谷頂的環(huán)山路,另一個(gè)途徑是溜索到對岸的水電路搭乘便車(chē)外出。 大石頭組分上下兩個(gè)寨,有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在谷頂的花果小學(xué)讀書(shū),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,在漆黑的夜里,打著(zhù)手電,攀爬陡峭的大山,通常歷時(shí)3到4個(gè)小時(shí)到達山頂的花果小學(xué),整個(gè)上學(xué)路需要爬升1100多米,路程8公里。每天放學(xué)也是走同樣的路,因為是下坡,用時(shí)不到3小時(shí)。 大石頭組還有7個(gè)中學(xué)生在距離更遠的海拉鎮中學(xué)就讀,每周往返一次,單程大約在20公里,其中最為艱險的是大約7公里的梯子溝路,剩下的道路是13公里水泥路,整個(gè)路段落差1400多米。 如果孩子們溜索過(guò)江到對岸的槽槽組,需要坐車(chē)經(jīng)歷50公里的崎嶇不平的險峻盤(pán)山公路,因為對岸是水電路,不通客車(chē),只能搭乘便車(chē),所以偶爾有中學(xué)生溜索到對面搭車(chē)上學(xué)。 4月18日,新京報報道了這座“溜索村”以及村里12個(gè)小學(xué)生艱難求學(xué)的故事。報道刊發(fā)后,貴州省委組成工作組,會(huì )同威寧縣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對大石頭組現狀及整個(gè)海拉鎮教育情況進(jìn)行了排查。 經(jīng)調研,最終確定對包括花果小學(xué)的7所鎮、村小學(xué),增加總面積5340平方米寄宿設施,徹底解決海拉鎮符合寄宿條件學(xué)生的寄宿問(wèn)題,按照工程進(jìn)度,預計工期在180天完成,也就是到今年(2019年)年底,海拉鎮可以徹底解決孩子們上學(xué)難的問(wèn)題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陳建貞 +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》2016年7月27日,我跟隨普瑞眼科及中國國家地理的工作人員,共同前往西藏索縣參與“明眸格?;ā蔽鞑匦谢顒?dòng),為藏區普及眼科知識,免費眼健康檢查近千名孩子,并為20名眼疾兒童免費眼科手術(shù)救治,做最美的公益事,把愛(ài)心送進(jìn)藏區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曹衛江+《裝綠色能源,幫農民扶貧》2018年,三峽新能源風(fēng)力電場(chǎng)落戶(hù)陜西綏德黃土高原的山嶺上。這是一個(gè)重點(diǎn)扶貧項目。這個(gè)總裝機容量五十兆瓦,共安裝25臺2兆瓦風(fēng)力發(fā)電機組,建成投產(chǎn)后年發(fā)電量約為9811萬(wàn)千瓦小時(shí),年等效滿(mǎn)負荷小時(shí)約1962小時(shí),每年可節約標準煤約4萬(wàn)噸,具有良好的發(fā)電效益和環(huán)境效益。為助力當地群眾脫貧有重大意義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 2019年6月,更多的灘區搬遷新社區即將完工,更多的灘區居民會(huì )住進(jìn)他們的新家開(kāi)始新的生活,如今黃河灘區兩岸正在進(jìn)行著(zhù)幾千年來(lái)最偉大的工程,最壯觀(guān)的遷徙,一幕精彩的“出灘記”正在上演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9年6月,拍攝地點(diǎn)封丘縣黃河灘區搬遷點(diǎn)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灘區家居民正在從老家搬家具進(jìn)入新社區,右圖灘區老村子的街道,如今這些老村子已經(jīng)陸續復耕成為了田地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6年8月,右圖2016年1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蘭考縣谷營(yíng)鎮的搬遷居民,秋收后在社區的菜市場(chǎng)打牌娛樂(lè )。右圖,搬遷前居民們在老村子的街口聊天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6年10月,右圖2016年8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長(cháng)垣縣黃河灘區搬遷新社區的居民們正在參與新社區的建設,老人們到新社區后很多人參與到社區園林管理上,不但還能和土地打交道鍛煉身體,還能拿到不少的勞務(wù)報酬。右圖為長(cháng)垣縣黃河灘區的居民,她們也即將面臨搬遷,新房的建設即將完工,老人和她的孩子們在老院子里合影留念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8年8月,右圖2018年8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圖為長(cháng)垣縣灘區搬遷新區里的一家超市內部。右圖為灘區搬遷前的一間商店內部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8年10月,右圖2016年3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河南省長(cháng)垣縣黃河灘區搬遷的居民孩子正在嶄新的幼兒園里做課間活動(dòng),一名灘區搬遷的居民告訴作者,以前要想走出灘區實(shí)在太難了,灘區教育條件偏低孩子們靠考學(xué)只有為數不多的人能走這條路,經(jīng)濟改革開(kāi)放以后,很多人靠外出就業(yè)打工做生意陸續的搬離灘區,但是一些本分的農民卻沒(méi)有出路。因灘區貧困落后,很多家庭男青壯年連媳婦都很難娶上。如今國家掏錢(qián)在灘區外面給蓋好房子、學(xué)校、醫院、超市等,然后讓大家幾乎免費的入駐進(jìn)去,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,如今我們也是城里人了,而且還是有田地的城里人。 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8年10月,右圖2017年10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蘭考縣谷營(yíng)鎮一名從灘區搬遷至新社區的居民在晾曬自家收獲的玉米,后面嶄新的兩層樓房就是他的家。右圖搬遷前灘區居民的院落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7年10月,右圖2016年1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蘭考縣姚寨村居民搬遷前后新人婚房的模樣。左圖是居民搬遷前居住的房屋內部。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7年10月,右圖2016年10月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蘭考縣谷營(yíng)鎮,一名黃河灘區的居民搬遷后在家里拿著(zhù)剛拍的全家福在新房子里留影紀念。左圖是灘區的老房子模樣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7年10月,右圖2016年10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2016年,蘭考縣谷營(yíng)鎮姚寨村進(jìn)入正式搬遷,進(jìn)入2017年,姚寨村四百多戶(hù),兩千多名人口全部住進(jìn)了新的社區,左圖為2017年10月,姚寨村搬遷后的新社區,右圖是2019年6月,姚寨村搬遷前的舊址已經(jīng)復耕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河南省封丘縣黃河灘區搬遷新區,新區的人們在新社區晾曬收獲的莊稼,右圖還沒(méi)有搬遷至新社區的人們在黃河岸邊晾曬收獲的糧食。(拍攝時(shí)間:左圖2017年10月、右圖2017年10月)

(環(huán)境空間)薄高鵬+《出灘記》2013年河南省正式啟動(dòng)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前期工作,到現在正式進(jìn)入搬遷。生活在黃河灘區的一百多萬(wàn)民眾已形成全國最為集中連片的貧困帶之一。河南黃河灘區自洛陽(yáng)孟津縣白鶴至濮陽(yáng)市臺前縣張莊,河道長(cháng)464公里,灘區面積2116平方公里,灘內居住人口125.4萬(wàn)人,涉及洛陽(yáng)、新鄉、開(kāi)封、濮陽(yáng)7個(gè)省轄市17個(gè)縣(區)1172個(gè)自然村,其中包括4個(gè)國家級貧困縣、2個(gè)省級貧困縣、414個(gè)貧困村、33萬(wàn)貧困人口。到了2020年黃河灘區貧困帶有望實(shí)現全面脫貧,全面擺脫黃河對該地帶人們的自然威脅。圖為2018年6月,蘭考黃河段一艘擺渡群眾到對岸耕作的小船行駛在黃河上。

(人物肖像)朱饒平+《圓夢(mèng)》作品描述了丹寨縣卡拉村民遍制鳥(niǎo)籠的勞動(dòng)的場(chǎng)景。

(人物肖像)易建明+百衣鳥(niǎo)之鄉——送隴村為迎新年進(jìn)行服飾表演。

(人物肖像)楊春嵐+百鳥(niǎo)圖和它的繡娘們

(人物肖像)王志平+翻鼓節上苗族少女

(人物肖像)王迪+草原牧駝人——

(人物肖像)田寶希+村戲之非遺

(人物肖像)唐勻蓮+苗家香甜米酒敬貴客

(人物肖像)孫鐵石+炕頭小劇場(chǎng)——

(人物肖像)宋向陽(yáng)+童趣

(人物肖像)劉殿興+扶貧茶園的微笑

(人物肖像)林筱琴+脫貧后的金婚

(人物肖像)李顯波+丹寨縣排莫村“三八”婦女節游戲活動(dòng)中,苗族女同胞玩得很嗨。

(人物肖像)李濤+福在眼前——

(人物肖像)李世洲+姐姐為弟弟結婚準備的賀禮。

(人物肖像)李程光+鄉村醫生——

(人物肖像)黃曉海+錦繡丹寨——

(人物肖像)侯瑋+趕集

(人物肖像)洪曉東+城市建設者

(人物肖像)洪莉+丹寨高要梯田上辛勤勞作

(人物肖像)何元泉+滾輪胎的布朗山孩子

(人物肖像)耿洪杰+冰將群雕

(人物肖像)甘永安+風(fēng)雪牧豬人

(人物肖像)杜會(huì )靈+村村相通娃娃樂(lè )——

(人物肖像)鄧文祥+入村辦證——

(人物肖像)崔崚+我要做一個(gè)好學(xué)生

(人物肖像)陳玉慶+老有所?!?/p>

(人物肖像)陳燁+斗鳥(niǎo)的味兒——大寨村春運會(huì )斗鳥(niǎo)現場(chǎng)熱鬧非凡。三人形態(tài)各異,盡顯斗鳥(niǎo)趣味。

(人物肖像)曾永華 +農家小趣——小孩有小孩的快樂(lè ),小貓小狗有小貓小狗的快樂(lè ),睡覺(jué)有睡覺(jué)的快樂(lè ),生活就是這樣。拍攝地點(diǎn)湘西古丈老司巖。

(人物肖像)曾慶菊+圖瓦新春運客忙

(人物肖像)曹剛+高原耕作

(人物肖像)蔡雙榮+《愛(ài)心書(shū)屋下鄉來(lái)》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9月7日,河南省上蔡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談到在家鄉的工廠(chǎng)工作感覺(jué)如何時(shí),這位工人大哥臉上露出了微笑。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4月14日,河南省平輿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農民工返鄉創(chuàng )業(yè)就業(yè)基地的建立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能夠參與到家鄉的建設。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4月14日,河南省平輿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一名農民工在工作間隙。工廠(chǎng)的工作雖說(shuō)辛苦,但是他們還是充滿(mǎn)了樂(lè )觀(guān)與自信。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9月7日,河南省上蔡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女工們正在加班趕制童鞋,這里生產(chǎn)的童鞋具有很好的市場(chǎng)銷(xiāo)路。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9月7日,河南省上蔡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一名女工正在穿針引線(xiàn)制作兒童玩具,熟練的操作能夠非常輕松地完成制作。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4月14日,河南省平輿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正在認真串接椅子皮繩的農民工。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9月7日,河南省上蔡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一名女工正在認真地檢查設備運行情況

(人物肖像)劉明+脫貧路上——本組照片拍攝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9月期間,作者深入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、泌陽(yáng)縣和上蔡縣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內的部分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考察。隨著(zhù)城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,當地政府因地制宜,使得更多的農民工進(jìn)入當地的企業(yè)和工廠(chǎng)工作。這種舉措不僅對當地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,也解決了農民工的就業(yè)問(wèn)題,并擺脫了貧困。2017年4月14日,河南省平輿縣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一名女工正在認真地壓制鋼管。自從當地政府開(kāi)展“巧媳婦”工程以來(lái),更多的農村女性進(jìn)入工廠(chǎng)工作,通過(guò)自己勤勞的雙手擺脫了貧困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故事)+張宏偉+《與其外出給人打工,不如在自家窯洞前養蜂》——山西省石樓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2015年底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有1.2萬(wàn)戶(hù)、貧困人口35920人,貧困發(fā)生率達36.7%,境內土地貧瘠,十年九旱,農作物廣種薄收,交通閉塞,沒(méi)有高速公路、國道和一級公路過(guò)境。穆補貴,生于1962年,石樓縣裴溝鄉穆家洼村人,目前家庭在冊人口3人,2016年1月“因災、缺資金”被認定為“一般貧困戶(hù)”。穆家洼村山高坡陡,溝壑縱橫,只容下一輛車(chē)單向行駛的鄉村公路也只是通到村頭的土地廟。如此惡劣的生活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,禿兀的梁峁上棗樹(shù)成片,為蜜蜂養殖帶來(lái)極大的優(yōu)勢。石樓境內3000米高空無(wú)航線(xiàn),蜜源地5公里以?xún)葻o(wú)規?;r業(yè)、無(wú)工業(yè)企業(yè)、無(wú)高速公路,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開(kāi)展歐盟有機認證的蜜源地之一。穆補貴也曾外出打工,目前他的妻子在太原一家養老院做服務(wù)員,兒子在鄭州打工。5年前,穆補貴開(kāi)始在家養蜂。如今,家里只剩下他和60箱蜜蜂、8畝棗林、19畝坡地。養蜂改變了他的生活狀況,讓他在脫貧的路上走得更快了一些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隴縣牙科鄉,路遇新郎閆路路和新娘田娟娟的婚禮,新娘害羞的捂起了臉,在他們身后架起的幾口大鍋,正在為幾百名來(lái)賓趕制當地名小吃“岐山哨子面”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兩位社火演員在“趕場(chǎng)”的路上,他們一連幾天要轉遍附近的村莊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戶(hù)農家的炕上,一只兔子為房間里增加了歡樂(lè )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焦家山村,52歲的黎阿姨和丈夫帶著(zhù)孫子謝逸晨在家玩耍,他的兒子、兒媳婦都在蘇州打工,今年春節沒(méi)能回家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剛剛還吸引了很多人眼球的“血社火”演員演出完畢后被棉花糖吸引住了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兩個(gè)模仿社火表演的孩子引來(lái)一陣歡笑聲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河北鎮底渠村,驢社火開(kāi)始前,一個(gè)“孫悟空”扮相的孩子拿著(zhù)一本社火臉譜書(shū)籍望向窗外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圖為一位“關(guān)公”的扮相嚇壞了一個(gè)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王攀+隴縣,脫貧摘帽前的新年——2019年5月7日,陜西省人民政府網(wǎng)站發(fā)布公告,2018年陜西省共有23個(gè)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,隴縣位列其中,這標志著(zhù)隴縣實(shí)現了脫貧摘帽。這組照片拍自2019年的春節期間。圖為底渠村的驢社中“混”入了卡通明星“米妮”。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郭立亮十八洞村脫貧了 ——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來(lái)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新時(shí)期扶貧攻堅首次作出了“實(shí)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、精準扶貧”的重要指示。一夜之間,這個(gè)偏僻苗寨蜚聲全國,迎來(lái)了脫貧的春天。3年來(lái),十八洞村人牢記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囑托,戰天斗地,攻堅克難,持續進(jìn)行脫貧攻堅之戰。 目前,村里開(kāi)辦了9家農家樂(lè ),3年來(lái)接待游客40余萬(wàn)人次;2016年11月,村里引進(jìn)首旅集團華龍公司、北京消費寶公司,斥資6億元打造以十八洞村為核心的旅游景區,力爭3年內完成國家4A景區創(chuàng )建;發(fā)展黃牛、山羊、肉豬等家庭養殖業(yè),年出欄家畜2400多頭;組織53名婦女組建苗繡合作社,利用農閑加工苗繡產(chǎn)品,并與五新公司等4家企業(yè)簽訂合同,年創(chuàng )收20余萬(wàn)元;對接深圳、廣州,全村200余勞力外出務(wù)工實(shí)現穩定增收;組建果業(yè)公司,通過(guò)股份合作,建成精品獼猴桃基地1000畝……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8年6月25日,重慶城口縣,謝思宇和她的電話(huà)手表。她的父母在廣東工作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8年6月25日,重慶城口縣,吳汶彥和干媽送給她的滑梯。8歲,2年級,父親在北京周邊礦山工作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8年6月12日,中國重慶萬(wàn)州區,吳蕾茜和舅舅送的溜冰鞋。她的父母外出務(wù)工8年,在安徽合肥電子廠(chǎng)做工人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8年6月12日,中國重慶萬(wàn)州區,丹丹在家看電視。她的媽媽在廣東工作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7年10月11日,中國重慶豐都縣,亢熊和爺爺送給他的魔方。她的父母在四川某工廠(chǎng)工作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7年9月14日,中國重慶石柱縣,劉嬌和姑姑送給她的布娃娃,父母廣東電子廠(chǎng)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3年9月5日,中國重慶綦江區,唐云馨和姐姐給她留下的紙花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3年9月1日,重慶巫山縣,王藝鋼和母親帶回家來(lái)的溜溜球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3年8月30日,中國重慶奉節縣,胡傳富和他自制的滑車(chē)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肖像)+崔力+我最心愛(ài)的——2013年8月29日,重慶梁平縣,尹麗娟和志愿者送給她的“大熊”。作為西部地區,重慶的主城之外,仍有很多貧困山區。這些地方的農民大多背井離鄉,遠赴沿海和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,外出務(wù)工掙錢(qián)。留守兒童成為城市和農村縫隙中的存在。畫(huà)面中的這些“小伙伴”是孩子們自己挑出的最為心愛(ài)之物,它們大多來(lái)自家人的購買(mǎi)。目前,雖然每年重慶都會(huì )有大量的社會(huì )單位到貧困地區進(jìn)行捐贈和資助,但由于供需信息的不對等,滿(mǎn)足孩子們內心需要的東西并不太多。本組作品希望喚起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個(gè)人,如果愿意,可將書(shū)包、衣物等生活物資資助給山區的孩子。

(人物故事)文振效+貧名醫鄧萬(wàn)祥——2010年11月24日,鄧萬(wàn)祥在村衛生室給患者輸液。2010年10月17日,在釣魚(yú)臺國賓館舉行的第三屆中國消除貧困獎頒獎大會(huì )現場(chǎng),湖北省長(cháng)陽(yáng)土家族自治縣火燒坪鄉黍子嶺村鄉村醫生鄧萬(wàn)祥,從國務(wù)院副總理回良玉的手中,接過(guò)“感動(dòng)獎”獎牌。既是醫生又是護士的鄧萬(wàn)祥,是新中國第一代“赤腳”醫生。他以精湛的醫術(shù)和高尚的醫德,踐行著(zhù)自己的信念與人生價(jià)值,用青春和汗水,忠實(shí)地詮釋著(zhù)“救死扶傷”的光榮使命,以他默默的奉獻傳遞著(zhù)白衣天使的天職和愛(ài)心。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張偉+孤兒雜技團的酸甜苦辣——河南濮陽(yáng)是中國雜技之鄉,當地一個(gè)“孤兒雜技團”備受關(guān)注,團長(cháng)劉甫曾坐牢,出獄后行善,專(zhuān)收 孤兒或單親家庭、窮困家庭小孩,甚至殘疾兒童練雜技。劉甫帶領(lǐng)的濮善雜技團,居無(wú)定所,試過(guò)將 公園當練功地,如今暫時(shí)棲身慶祖鎮夜市改成的基地,掛上濮善藝術(shù)培訓中心的招牌,算有了自家空 地練。作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32名5歲半至15歲孩童,他們不怕食住簡(jiǎn)陋,最怕練功,但哭完抹去 眼淚仍堅持繼續學(xué),理由只有一個(gè):能有一技傍身,賺錢(qián)養家!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冉師傅和兒子的合影。不管工作和生活如何變化,冉師傅的最大愿望始終不變,就是希望兒子能在城市里站穩腳跟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在繁忙的時(shí)候,包裹眾多,冉師傅和同行會(huì )動(dòng)用板車(chē)搬運貨物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從攝影師拍下那張網(wǎng)紅照片到現在,冉師傅的工作一直未變,就是在市場(chǎng)里搬運貨物。冉師傅說(shuō)2016年那年他背最重的一個(gè)包裹重達235公斤,當時(shí)許多人都不相信,但快遞單上清楚寫(xiě)著(zhù)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2016年,冉師傅用這些年來(lái)辛苦賺來(lái)的錢(qián)買(mǎi)下了一套二手房,60多平方,40多萬(wàn)元,其中還貸了款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2015年的時(shí)候,兒子開(kāi)始讀小學(xué)二年級。冉師傅在燒晚飯,他的兒子則在一旁寫(xiě)作業(yè)。因為房子內的臥室光線(xiàn)很暗,冉師傅的兒子冉俊超經(jīng)常在廚房?jì)葘?xiě)作業(yè)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冉師傅一家人在這處十多平米的出租房?jì)茸×撕芏嗄?。兒子也在這處房子內慢慢長(cháng)大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冉師傅當年租住在距離工作地點(diǎn)朝天門(mén)批發(fā)市場(chǎng)五六百米的一處城中村,租金很省,只要三百元每個(gè)月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三年后,拍攝那張照片的攝影師來(lái)到重慶再次見(jiàn)到冉師傅和他兒子時(shí),兒子對著(zhù)鏡頭扮鬼臉。冉師傅剛剛從幼兒園把兒子接回家。

(人物故事)許康平+他曾感動(dòng)中國 如今靠肩膀買(mǎi)房——每年到了父親節,有一張照片就會(huì )不停流傳。一位重慶棒棒軍父親,肩上扛著(zhù)兩百多斤的貨物,而另一只手緊緊牽著(zhù)自己的兒子。有網(wǎng)友說(shuō),這位父親,肩上扛著(zhù)的是家庭,嘴上叼著(zhù)的是自己,手上牽著(zhù)的是未來(lái)。照片中的父親名叫冉光輝,是一名重慶的“棒棒軍”。他牽著(zhù)的兒子,當年只有3歲。照片拍攝于2010年6月20日,當天正好是父親節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龍濤+90后“姐妹花”教師和她們的“留守兒童之家”——2016年9月6日,梁海換正在教新加入鼓號隊的留守兒童打鼓。分別出生于1992年和1993年的的梁海換、吳忠艷是廣西柳州市融水縣城人,她們201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主動(dòng)申請回到縣里的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擔任特崗老師。大年鄉高馬村小學(xué)距離縣城150多公里,是廣西最邊遠的村小之一,學(xué)生大多是留守兒童。梁海換和吳忠艷利用學(xué)?,F有場(chǎng)地,創(chuàng )辦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設有手工、武術(shù)、舞蹈、象棋、唱歌等興趣班,以及小小針線(xiàn)角、小小醫療站等服務(wù)項目,豐富了孩子們的課余生活。高馬村小學(xué)的其他老師也逐漸加入到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為孩子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(wù)工作。梁海換和吳忠艷這對“姐妹花”的付出得到了社會(huì )的認可,她們雙雙獲得廣西柳州市“最美柳州人”等稱(chēng)號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獜埲f(wàn)壽、張三東、張金華這仨難兄難弟生活在安徽宣城涇縣桃花潭鎮清溪村清溪組,都已過(guò)天命之年,不僅全是光棍,還有著(zhù)不同程度的殘疾:老大下肢癱瘓,老二智力殘障,老三堂弟聽(tīng)力有問(wèn)題。這個(gè)家曾經(jīng)一貧如洗,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在大哥20多歲時(shí),他們的父母又早早離逝。憑著(zhù)大哥一股子倔勁,不向命運低頭,硬是靠自己的雙手蓋起了三間小平房,不僅照顧好兩個(gè)弟弟,現在又飼養了30多頭牛,溫飽無(wú)憂(yōu)之外還積攢下一筆不菲的財富。

(人物故事)李曉紅+從一貧如洗到有32頭?!?/p>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夫妻倆和村里的村民近。但夫妻倆的愛(ài)只能視頻來(lái)表達。相互的鼓勵,共同事業(yè)的追求,夫妻二人在扶貧的走得更加踏實(shí)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四組76歲的熊辛秀老奶奶說(shuō):拉著(zhù)小英的手我心里熱乎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村里貧困老人是他心里的牽掛。每次到村后,趙師偉必須做的一件事就是走門(mén)串戶(hù),看看田里粧稼收了沒(méi)有,身體好不好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說(shuō)起對兒子的牽掛,小英說(shuō)我現在最怕的是見(jiàn)兒子。每次走的時(shí)兒子撕心裂肺的哭鬧讓我想起都怕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翻看著(zhù)兒子塞滿(mǎn)泥土的指甲,父親的心猶如兒子的小手揪一樣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孩童少了父母身邊,貓咪成了兒時(shí)的伙伴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為了扶貧,夫妻倆商量后只能將兩歲的兒子送到農村由奶奶帶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兩個(gè)扶貧書(shū)記的家除了家的溫馨,還印上的工作的責任。好不容易一家三口聚在了一起,一個(gè)在補償該有的母愛(ài),一個(gè)還在忙碌著(zhù)準備著(zhù)明天的村民大會(huì )材料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四組村民李輝倫家掛滿(mǎn)枝頭的獼猴桃即讓人喜又使人憂(yōu)。李小英找來(lái)客戶(hù),還當起了義務(wù)工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回鄉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民藝工藝廠(chǎng)的王自芝,因廠(chǎng)房狹小限制了產(chǎn)量,他多次上門(mén)了解情況,協(xié)調在創(chuàng )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園中安排廠(chǎng)房,為回鄉創(chuàng )業(yè)提供基礎保障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東拼西湊買(mǎi)來(lái)接送孩子的私家車(chē)成了扶貧專(zhuān)車(chē)。串農戶(hù),跑銷(xiāo)售,將農民手中的土豆、獼猴桃推銷(xiāo)變錢(qián),實(shí)現了土特產(chǎn)品的商品化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農村工作事無(wú)巨細,大到修路占地,小到鄰里家長(cháng)理短,那里有問(wèn)題他就第一時(shí)間到那里,現場(chǎng)做工作,及時(shí)化解矛盾糾紛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妻子李小英?;ㄆ烘偛碳掖宓谝粫?shū)記更不好當,這里山大人稀,山多地貧,交通不便,脫貧任務(wù)更加繁重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從受命擔任業(yè)州鎮當陽(yáng)壩村第一書(shū)記的那天起,這張規劃圖是他看得最多的地方。當陽(yáng)壩村的村情村貌、民情民需深深刻到了腦中。

(人物故事)李仕力+夫妻第一書(shū)記——故事主人公是一對年輕夫妻。丈夫趙師偉,1987年7月生,建始縣縣委辦公室機要局總工,妻子李小英,1987年1月生,建始縣教育局干部。兩歲多的兒子寄托了夫妻二個(gè)的希望,溫馨和諧的家充滿(mǎn)濃濃的愛(ài)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大卡車(chē)載著(zhù)物品到達村中,工作組人員準備發(fā)放物品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工作組向貧困戶(hù)宣講政策,講方法,鼓干勁,爭取早日脫貧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工作組從昌都市區驅車(chē)七個(gè)多小時(shí)到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扶貧,途中要翻越雪山,旅途艱難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受助老人行走不便,戶(hù)外還下著(zhù)雪,她依然堅持冒著(zhù)風(fēng)雪目送幫扶干部離開(kāi)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這戶(hù)是建檔立卡戶(hù),目前生活得到很大改善,戶(hù)主感激地送別入戶(hù)幫扶干部,這時(shí)門(mén)前剛好走過(guò)一頭牦牛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易地搬遷戶(hù)在自家新房中喜笑顏開(kāi),墻上掛滿(mǎn)了風(fēng)干牦牛肉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易地搬遷群眾住進(jìn)新房,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。這是與幫扶干部合影留念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受助藏民一家人露出喜悅的笑容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個(gè)別受助群眾自己領(lǐng)完物品回家,遠處雪山依稀可見(jiàn)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戶(hù)幫扶干部向群眾了解目前存在的主要困難。

(人物故事)李龍乾+《入戶(hù)幫扶暖人心》2019年3月攝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八宿縣吉達鄉同空村。幫扶干部進(jìn)村入戶(hù)送物品、現金,在寒冷中及時(shí)送來(lái)溫暖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,“學(xué)以致用,并能以此謀生,我們就要培養充滿(mǎn)匠人精神的學(xué)生?!崩蠋熒0妥院赖卣f(shuō)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青稞豐收了,奪江心里充滿(mǎn)對未來(lái)的希望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奪江和姐姐的留影,在精準扶貧政策的幫扶下,她們家明年也能重新建房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許多學(xué)生保留著(zhù)從入學(xué)至今的學(xué)習手稿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奪江整理自己的學(xué)習手稿。從畫(huà)下的簡(jiǎn)單第一筆,到目前能完成復雜的唐卡繪畫(huà),4年的學(xué)習,讓奪江受益匪淺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2001年出生的奪江,家境貧困,只念了小學(xué)。不愛(ài)說(shuō)話(huà)的她,來(lái)中心學(xué)習唐卡繪畫(huà)后,性格也變得開(kāi)朗起來(lái)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楊則拉的家,在色達縣楊各鄉亞旭村,在精準扶貧政策的幫扶下,她家進(jìn)行了危房改造,正在修建新的藏房。楊則拉上學(xué)后,21歲的弟弟擁忠噶絨,成了家里建房的監工和主力軍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楊則拉的妹妹多吉拉姆,今年剛從中心裁縫專(zhuān)業(yè)畢業(yè)。她和另外一個(gè)同學(xué)在村里租了一間房子,開(kāi)起了裁縫鋪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為了追尋自己的夢(mèng)想,楊則拉放棄了旅游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習,來(lái)到色達縣職業(yè)技能訓練中心,專(zhuān)心學(xué)習唐卡繪畫(huà)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每天清晨5時(shí),全校240名學(xué)生準時(shí)起床,去教室晨讀,開(kāi)始一天的學(xué)習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學(xué)員們安靜地畫(huà)畫(huà)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1995年出生的楊則拉,初中畢業(yè)后,去成都讀職校,學(xué)習旅游專(zhuān)業(yè)。從小喜歡畫(huà)畫(huà)的她,心里一直裝著(zhù)唐卡夢(mèng)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唐卡繪畫(huà)老師桑巴,師從西藏大學(xué)藝術(shù)系教授丹巴繞旦,14歲起開(kāi)始學(xué)習唐卡繪畫(huà),經(jīng)驗豐富。他像把這一古老的技法,傳授給更多的年輕人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2018年8月27日,中心現有學(xué)員240名,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學(xué)員45人。

(人物故事)賈代騰飛+在在離天最近的地方畫(huà)佛——2014年10月23日,由色達縣人民政府舉辦,色達縣職業(yè)技能訓練中心開(kāi)學(xué)。該校旨在幫助色達縣農牧民群眾子女,特別是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家庭子女及初高中畢業(yè)未繼續升學(xué)的青少年,掌握一門(mén)實(shí)用的謀生技能。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人群中的老姐妹。村民去看風(fēng)場(chǎng)舉行的完工儀式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。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009洋芋地里的小花。小花的父母在外地打工,爺爺奶奶帶她在地里干活,奶奶正用洋芋地里的小花哄正在哭鬧的小花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。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田間休息的村民。巨大的風(fēng)機下村民任然沿襲著(zhù)原始的勞作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7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在家的蘇撒坡村民的合照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7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大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葬禮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8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 大雨里倒在路上的馬匹。村民把粉好的糠拉回家,糠包被雨淋濕后非常重,馬拉到坡中間遇到風(fēng)電場(chǎng)的工程車(chē),已筋疲力盡的馬匹讓不開(kāi),累倒在地上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8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地里勞作的父子倆。風(fēng)機下父子兩正在把曬干的燕麥桿裝車(chē),拉回家后粉成糠喂牲口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地里勞作的村民。風(fēng)機占用的農地給村民一定的補貼,村民在巨大的風(fēng)機下主要種植洋芋、燕麥等作物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風(fēng)場(chǎng)附屬工程施工的村民正在吃午飯。為風(fēng)場(chǎng)進(jìn)行附屬施工的工人大多都是蘇撒坡彝族村的村民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6

(人物故事)方云峰+扶貧故事-風(fēng)車(chē)下的故事——水溝施工。風(fēng)機建好后,排水溝、道路等附屬工程就承包給當地村民來(lái)實(shí)施。云南蘇撒坡彝族村2015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22)2013年3月,后俊文已經(jīng)修建了5間瓦房,買(mǎi)了摩托車(chē)和農用三輪車(chē)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21)2004年2月,后俊文當時(shí)家里只有這3間土坯房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20)2014年8月,由于藥材能賣(mài)錢(qián),村民種植熱情極高,張哈山村子周?chē)恢兴幉乃鼑?/p>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9)2013年3月,虎龍村張哈山的村貌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8)2017年10月,村子新買(mǎi)了6輛小轎車(chē)和多輛農用客貨車(chē)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7)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6)2017年10月,后俊文背著(zhù)藥苗下山,一邊用手機拍照留念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5)2017年10月,雇人把育好的當歸苗子挖好后,背到三輪車(chē)可以運輸的地方,運回岷縣老家儲存,等到來(lái)年在種植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4)2014年10月,種植了多年的藥材,他們也積累了豐富的經(jīng)驗--異地育苗。漳縣金鐘鎮后家門(mén)杜家山,海拔3000多米,是理想的育苗之地,后俊文在此培育當歸苗子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3)2013年3月,小面積種植中藥材獲得成功后,后俊文把藥材拉倒縣城區出售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2)2013年3月,小面積種植中藥材獲得成功后,后俊文把藥材拉倒縣城區出售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1)2013年3月,小面積種植中藥材獲得成功后,后俊文把藥材拉倒縣城區出售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0)2013年3月,為了出行方便,后俊文買(mǎi)了摩托車(chē)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92013年3月,春節男女老幼全上陣,種植黃芪、黨參、當歸等中藥材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8)2013年3月,一些地坡度太陡,只能是人拉犁種植藥材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7)2013年3月,貧瘠的岷山里,山坡地以往種糧食不行,沒(méi)想到種藥材卻是長(cháng)勢不錯,只是需要人工來(lái)耕種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6)2013年7月,后俊文和其他村民一起加入到了中藥材的大軍之中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5)2013年7月,政府多次開(kāi)會(huì ),鼓勵、支持、號召大家種植中藥材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4)2004年春季,岷縣小寨鄉(后來(lái)并入中寨鎮)的集市一角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3)2004年2月,步入村子碰見(jiàn)一戶(hù)人家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2)2004年2月,攝影師跟著(zhù)后俊文一家坐火車(chē)、轉汽車(chē),然后步行了3個(gè)小時(shí)抵達老家。

(人物故事)陳團結+乞丐村脫貧記 (1)2003年冬季,在西安街頭乞討的后鵬飛,后俊文在街頭見(jiàn)到乞討的兒子時(shí),禁不住流下了眼淚。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

(人物故事)畢金輝+“90后”女馬幫